100多名被綁架的女孩出現在“博科聖地”發佈的視頻中。
英國 英國首相卡梅倫近日在本國一檔節目中舉著“讓女孩回家”的標語。

國 美國“第一夫人”也公佈了一張在白宮舉著“讓女孩回家”標語的照片。
  俄羅斯 C羅女友、俄羅斯名模伊蓮娜手持“讓女孩回家”標語半裸出鏡,表示對綁架行為的反對和抗議。
  一架美國空軍偵察機飛越尼日利亞東北部森林,此次飛行目的是尋找一個月前失蹤的200多名尼日利亞女孩的蹤跡,但這架偵察機最終無功而返。偵察機飛越的森林是尼日利亞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的根據地之一,人們相信失蹤的女孩曾被他們綁架到這裡。
  夜襲 恐怖分子假裝軍人
  4月14日晚9點多,一群武裝分子開著三輛裝甲運兵車,闖進尼日利亞一所中學,帶走近300名女學生。“都乖乖上車,帶你們去我們的地盤。”一名恐怖分子說。
  當晚,女孩穆塔和往常一樣,下課後回到宿舍。這是尼日利亞博爾諾州奇博克鎮政府辦的寄宿制女子中學,就讀的學生都是附近村莊的女生。穆塔在家中九個孩子中排行第六,她想成為一名生物化學家。同樣住校的伊麗莎白·約瑟夫則在燈下讀著《聖經》。對這些女孩來說,刻苦讀書是脫離貧困生活的出路之一。
  靜謐的夜空被幾聲突兀的槍聲撕碎,這是恐怖分子殺死了學校保安的槍聲。
  早早睡下的庫瑪·伊莎庫也被槍聲驚醒,和很多家在偏遠地方的孩子一樣,18歲的庫瑪一直住校。“當時我們被槍聲驚醒,”後來僥幸逃跑的庫瑪回憶:“身著軍裝的人沖了進來,一開始以為他們是軍隊的士兵,他們不停地跟我們說,‘快出來,我們是軍隊的!’”
  受驚的女孩們從宿舍里跑了出來。當“士兵們”將女生們聚集在一起時,這些自稱是保護她們的軍人,突然高喊著“真主萬歲!”“我們是博科聖地!”並且用手中的自動步槍向天開槍。
  “他們說,如果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地都上卡車上去。”庫瑪邊回憶邊流下眼淚。他們說:“我們將燒毀你們的學校。你們不應該上學”,逃離的喬伊說:“他們說我們應該去上穆斯林的學校。”
  女孩們哭著喊著被趕上停在院子里的幾輛卡車。女校長阿莎比不停地哀求著“放過她們吧!”在女孩們上車的時候,幾個拿槍的人說,“別擔心,我們不會碰你的”。西蒙是趁著人們吃飯時偷跑的,她回憶:“他們說,要帶我們去見他們的領袖。”
  女孩們在車上擠作一團,看著這夥人放火燒毀了學校。
  一名女學生回憶,“車裡裝著食物和汽油。有一群摩托車手在兩側監視,防止我們逃跑。”
  脫身 數名少女跳車逃跑
  一些女生從卡車上跳了下來,另一些女孩在營地下車時趁綁匪們不註意偷偷溜走。
  在知道恐怖分子身份後,庫瑪就想著一定要逃走,一些姑娘和她有著相同的想法。
  當車行進到薩姆比薩叢林時,庫瑪發現她們的機會來了——這是一片茂密的樹叢,而全副武裝的押運車視線很可能會被樹叢遮擋。
  “於是我說‘我們跳車吧!’”庫瑪說:“有些女孩太害怕了,拒絕跳車。她們說那些人會開槍。我就說,我寧可死也不跟他們走。”
  庫瑪從移動的卡車上跳下,跑向了樹叢。一些女生隨後也從卡車上跳了下來,並且示意同學們也跳下來。
  沒有跳車的女孩們擔驚受怕地跟著車隊行進了12個小時,才最終抵達了“博科聖地”的營地。這時大約是當地時間15日的下午。
  女孩們被分組安排。西蒙和幾個女孩一起被安排給“博科聖地”的人做飯。
  西蒙說,一開始這些人對她們還算友善,於是她鼓起勇氣向看守求情,放她們回家,但連續三次都遭到了對方的拒絕。
  最終,趁著人們都忙著吃飯的時候,西蒙和三個女孩偷偷地溜了出來。
  這些跑出來的姑娘們不知道身處何地,只能漫無目的地奔逃,在一些陌生人的幫助下回到了自己的村莊。
  行動 一場“全球營救總動員”
  來自全世界的支持,讓這一綁架不再像以往時常發生的綁架案一樣。
  女孩遭遇綁架後,當時一些聞訊趕來的家長們手持長矛與弓箭追趕這夥武裝分子,並試圖進入森林去營救孩子。
  女孩被綁走的奇博克鎮,位於尼日利亞東北部的叢林地區,是“博科聖地”活動最頻繁地區之一。當地官員比特魯斯說,“這很常見。他們(‘博科聖地’)總是襲擊一個地方,然後搶走女孩。他們一直都是這麼做。”
  前往鎮子的土路邊時不時可以看到其他學校被“博科聖地”焚毀後留下的廢址、汽車殘骸,以及空蕩盪的村莊。
  家長們從森林群落成員那裡得到消息,說孩子們有的已被賣給一些武裝分子當妻子。4月底,又有人說曾在乍得和喀麥隆的邊境城鎮見過這幾輛載著被綁架女孩的卡車。
  聽到消息的家長和支持者聚集在首都阿布賈的政府辦公大樓門前示威,請求政府出兵解救被綁架女生。
  另一方面,一名尼日利亞律師在社交網站上發起的“讓女孩回家”(#BringBackOurGirls)話題被“瘋狂轉發”,至今已被分享超過兩百萬次。一個尼日利亞人在Change.org上發起請願,籲求採取更多措施尋找女孩們,全球也有超過45萬人聯署。
  隨著話題的迅速擴大,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英國首相卡梅倫加入了對少女綁架事件的抗議。加入這一行列的還有著名足球運動員C羅的女友、俄羅斯名模伊蓮娜、好萊塢當紅女星安妮海瑟薇等。
  政要名流不斷加入支持人群,讓這一綁架案獲得更多關註。
  綁匪 恐怖分子曾幫少女脫逃?
  一名脫身的17歲女學生特薩烏爾說,一名會說當地土語的恐怖分子很同情她,幫助其逃生。
  女孩被帶走後究竟遭到何種待遇?
  特薩烏爾回憶:“他們將我們帶入叢林,整夜前行,直到到達目的地。我們被要求做飯、洗碗、磨玉米以及做其他家務。他們不停侮辱我們,要我們必須停止求學,然後嫁給他們。”綁架者們嘲笑和侮辱人質,並威脅殺死她們以及老師。
  不過特薩烏爾說她能逃離也是一名恐怖分子“幫助她”,這名綁匪說她可以以外出方便為藉口遠離其他人質。她遵照此人指示行動,然後穿過叢林,找到了高速公路,路過的汽車載著她回到附近城鎮。
  “博科聖地”究竟是什麼樣的組織?
  “博科聖地”創立於本世紀初,創始人是優素福。加州大學聖克魯斯分校教授呂貝克說,尼日利亞北部民眾對貧窮以及政府安全部隊不滿,“博科聖地”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博科聖地”在剛開始反抗政府時,一直是避免傷害平民的。呂貝克說,“由於沒有濫殺無辜,他們贏得了很多支持。”
  但這種情況在2009年7月發生改變,當時,70名“博科聖地”的武裝分子用槍和手榴彈襲擊了一座清真寺和警察局,造成約55人死亡。優素福被捕並被處以死刑。此後該組織在新的領導人阿布巴卡爾·謝考的領導下發動更多襲擊。
  他們放棄了投擲手榴彈或者毒氣彈的做法,開始了一場騎摩托車開槍暗殺的運動。他們還駕駛裝有火炮的皮卡發動襲擊。
  尋找 再一次受挫的“現代科技”
  距離綁架已經過去了1個月,尼日利亞官方駁回了綁匪提出的“女孩換囚犯”的條件,而在古老的無人叢林中,現代科技再次失去了光環。
  綁架事件讓尼日利亞總統喬納森面臨巨大來自國內和國際的壓力。他表示將盡全力解救被劫持女生,並希望國際社會給予援助,目前,美英法等多國專家已趕到尼日利亞參與營救。
  恐怖分子曾囂張地播放了一段長達57分鐘的視頻承認綁架案是自己所為。頭目謝考站在一輛裝甲車前說:“我們不過就是掠走了一些接受西方教育的小女孩,大家就受不了了,那我告訴你們,她們還將被賣給別人當妻子。”
  視頻中,約有100名女學生,據統計被擄走的276個女孩中,只有約四分之一被確認了身份。此前相關組織還公佈過一個約180人的名單。
  這一視頻給了找尋女孩以希望。通過視頻透露的信息或許能找到拍攝地址,知道了具體位置,或許能像2000年英國空降特勤隊圍殲塞拉利昂叛軍組織“西部男孩”一樣。但這一可能很快也被推翻了,根據有關情報部門的消息,這一錄像拍攝時間可能是10多天前。
  專家認為,這些女孩最初可能被分成三組,但隨後可能被分散成更小的群體,安置在尼日利亞與喀麥隆交界的山區。如果這樣將更加不利於救援,萬一一部分女孩較早地暴露被綁身份,可能讓救援陷入兩難:根據“博科聖地”的“劣跡”,發現有救援行動的端倪,他們可能會處決其他的人質。
  “博科聖地”的據點薩姆比薩森林是第一目標,但這裡的覆蓋面積是6萬平方公里,加之恐怖分子熟悉當地,可能將女孩們分散到當地的家庭中,這樣即便派出地面部隊也無濟於事。
  美國派出RQ-4“全球鷹”無人機、有人偵察機參與女孩的搜尋工作,此外還有來自FBI、五角大樓的醫療、情報、反恐和溝通技巧方面的專家。兩名曾有追蹤烏干達“上帝抵抗軍”等非洲恐怖力量經驗的專家也加入。
  尼日利亞的太空項目在非洲的規模較大,尼日利亞政府獲得了多國的支持同時也動用了數個“國產衛星”,尼日利亞空間研究發展局媒體事務處處長菲力克斯表示:“所有我們能獲得的衛星圖像,都提供給相關情報部門。”
  但能否解救人質,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說:“這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哈格爾說,美國人已知的情報還不足以幫他們找到這些女孩。五角大樓的官員還擔心,“本·拉登之死”和電影“菲利普船長”所描述的對索馬裡海盜的勝利,會讓人們對美國政府有著不切實際的期望。
  B04-B05撰文/新京報記者 韓旭陽 新京報製圖/陳冬
(原標題:營救非洲女孩的全球總動員)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裝窗簾

li43lift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