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3月25日電 據西班牙歐浪網報道,今年1月24日晚,正當所有旅西華人沉浸在歡度春節的喜慶氣氛中時,在巴塞羅那以經營酒吧生意的劉先生卻因為被懷疑噪音擾民而遭到當地警察的上門臨檢。在檢查的過程中,兩名警察隊劉先生一家施以暴力,並以“襲警”的罪名扣押劉先生及其愛人長達十幾個小時之久。事件發生之後,感覺自己遭到無理對待的劉先生一家通過各種途徑申訴,並將兩名警察告上法庭,現正在處於庭審狀態。
  據瞭解,在事件發生之後,劉先生所經營的酒吧到底有沒有噪音擾民問題以及是不是警察報複問題,成為事件調查的關鍵。
  據劉先生告訴記者:“我在當地經營酒吧四年多了,每天基本都是深夜12點多鐘關門,而且每天關門的時候,我們都會將店面里的電源總閘關掉,以防止危險的情況發生,所以壓根不可能有噪音擾民的情況發生。更何況1月9日收到的噪音擾民投訴單,1月14日市政府根據情況已經前來調查,排除了我酒吧噪音擾民的情況。所以這噪音擾民的說法壓根不能成立。”
  在1月24日晚兩名警察上門檢查時,其中一名警察信誓旦旦地表示:關於1月9日對劉先生酒吧的噪音擾民投訴,是他親自撰寫並提交到相關部門的。但在與劉先生的對質過程中,該名警察面對當事人劉先生“為什麼沒有當即對噪音擾民的情況進行制止”時,無法自圓其說,只能搪塞地說“沒有找到店主劉先生、沒有劉先生店里的電話進行通知”等理由進行搪塞。這一情況,不得不使得當事人劉先生及其親屬不得不對該警察的動機產生懷疑,甚至懷疑該警察針對其酒吧的噪音擾民投訴未能成功,導致其受到了相關部門的批評,因此而濫用職權對其進行了報複。
  由於警察對劉先生及其家屬進行暴力執法,使得其一家身心上受到了嚴重的摧殘。在這一事件發生之後,頗感委屈的劉先生通過各種途徑進行上訴,希望政府部門能夠給與解釋,並追究暴力執法警察的相關責任。
  2月1日,巴塞羅那華人為迎接農曆馬年的到來,在La Sagrada Familia舉辦了盛大的迎春游行活動,並邀請巴塞羅那官方政要參加活動。收到這一信息之後,當事人劉先生馬上委托他人用西班牙語撰寫了自己遭遇的經歷,併在活動現場將自己遭遇經過的信件交至巴塞羅那市長Xavier Trias的秘書長手上,希望當地政府能夠為自己的遭遇給予一個合理的說法。
  然而,在遞交了自己的遭遇信之後,劉先生並未得到滿意的答覆,巴塞羅那市政府將其遭遇經歷轉交給Badalona市政府進行處理。據劉先生告訴記者:“2月1日遞交給市長秘書長的投訴信,2月7日我接到Badalona市政府的信件,說是巴塞羅那市政府已經將我的投訴信轉交給Badalona市政府,交給他們處理。但是一直到現在,Badalona市政府除了只是說他們收到了轉交來的投訴信件之後,就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答覆,所以根據這個情況,我只能將警察告上法庭。”
  2月中旬,當事人劉先生針對自己無緣無故遭到警察暴力執法的事情,將當地警察局以及執法警察告上法庭,當地法庭接受了劉先生的指控。2月23日、24日,記者分別與劉先生及其律師樓工作人員取得了聯繫。
  據劉先生律師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法院已經接受了劉先生的指控,併在著手進行調查。25日法院要求對劉先生的愛人進行體檢,檢查她當時遭到暴力執法時的受傷情況。目前這個事情正處於法庭調查階段,律師也在積極跟進。”
  對於自己的遭遇,當事人劉先生不僅頗感委屈,甚至對當地警察這種無緣無故的暴力執法行為感到非常地憤怒。採訪中劉先生這樣告訴記者:“25日根據法院的要求我們要去體檢並提交體檢報告,現在我必須要把事情鬧明白,到底是我違法了還是警察違法了,畢竟現在走到這一步,不是我告警察就是警察告我襲警。我不想自己遭受這麼大的委屈,還要被冠以一個襲警的罪名,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把這件事情搞清楚,我現在花錢聘請律師替我打這場官司,律師根據現在的情況以及證據,說有75%的把握能夠勝訴,我希望自己能夠洗清冤白,同時也希望能夠得到社會的支持。”
  據瞭解,劉先生現在幾乎每隔一天就要前往自己的律師樓與律師進行溝通,希望通過上訴的途徑還自己一個清白。現在法庭正在調查取證階段。(徐凱)  (原標題:巴塞華人酒吧遭暴力執法 當事人艱難上訴討公道)
創作者介紹

裝窗簾

li43lift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